红牛商标案再起波澜

2022/3/4 9:16:37      点击:
始于2016年的红牛系列商标纠纷最近再次掀起波澜。
7月9日晚,泰国天思医疗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思”)披露,国家知识产权局近日驳回了红牛维生素饮料有限公司的无效宣告请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斌”)就“红牛红球”11460102号立体商标确认权利人天思集团享有红牛金罐包装的合法权益。
10月日,《中国新闻周刊》称,商标纠纷尚未生效,金牛不是向中国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的最终结果。
自2016年以来,华斌和天思一直围绕着商标、股权、包装等一系列问题纠缠不清,就像两头母牛在红牛坦克上打架一样。业内人士认为,双方的“相互挤压”对“红牛”品牌的发展产生了不利影响,这是一个相互损失的问题。
利益分配引发的商业纠纷
“红牛”创始人徐书彪是中国人,出生于海南,在泰国长大。早在1993年,他就试图将红牛引入中国,但没有成功。直到1995年,徐书彪会见了华滨集团创始人严斌,双方在深圳成立了红牛中国。徐书彪的泰国天思集团为中国红牛提供品牌授权、技术和专家支持;严斌的华斌集团负责生产和销售。
天思和华斌已经合作发展了20年。这一转折点发生在2012年徐书彪因病去世,他的儿子徐新雄接任之后。2014年12月,徐家委托环球律师事务所对红牛中国进行调查,矛盾被公之于众。2016年,红牛中国的第二个十年授权结束,严斌主张申请续签,而徐家坚持不授权红牛中国的商标。此后,双方围绕红牛商标进行了多次交锋。
业内普遍认为,双方的矛盾归根结底是利益分配。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红牛已经生产了800多万吨产品,累计销售额1453亿元,总税收210亿元,员工超过12000人。未来功能性饮料市场将继续上升。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能源饮料市场总销售额为427.75亿元。2014年至2019年,非现场消费的能量饮料销售额复合增长率为15.02%,是增长最快的饮料子类别之一。
这样的财富让徐家的后代兴奋不已。据《财经》杂志报道,许新雄表示,红牛中国在2015年之前和20年来从未召开过董事会。作为第一大股东,徐家迄今尚未收到一分钱的股息。
在颜斌看来,这种行为就是“摘桃子”。早些时候,在中国能量饮料创新与发展大会上,严斌告诉媒体:“20年后,一些人想摘桃子。红牛今天已经实现了近500亿,这是我们努力工作的结果。”。
内讧仍将继续
2016年8月,徐家对湖北、广东和江苏的三家工厂提起商标侵权诉讼。2018年10月,泰国天思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强制清算程序,要求华斌停止一切与清算无关的经营活动,彻底打破了双方关系。2019年5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仍对泰国股东资格存在争议,强制清算申请未被受理。因此,泰方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20年1月,华斌宣布,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了泰国天思控股公司的清算申请。
在泰国天思“出击”的同时,华斌也发起了反击。然而,事情适得其反。2019年11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一项判决显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华斌对泰国天思提出的高达37.53亿元人民币的索赔,不支持华斌在红牛系列商标所有者中的合法权益。华斌表示,判决没有体现公平原则,“公司坚决不承认”,并将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由于商标纠纷的僵局,双方的纠葛从法院延伸到了市场。
在与华斌对峙后,泰国天思通过其新合作伙伴广州耀能饮料有限公司和普生食品销售有限公司经营“红牛阿纳吉饮料”,并将其在泰国生产的“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引入中国。今年5月,作为“全球红牛品牌和‘红牛’商标的创始人和所有者”,泰国天思宣布将在未来三年对其在中国的业务进行一系列投资,总投资10.6亿元,包括深化在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在中国设立新的代表处,组建国内团队,扩大新的生产基地,推出更多集团新产品。
华斌也不慢。2017年,华滨推出了自己的瓶装能量饮料“战马”,希望减少该集团对红牛的依赖。2018年,华滨集团制定了“战马年销售额15亿元”的目标,并投入所有资源支持这一新产品。从市场反馈来看,这匹备受期待的战马的表现远远低于预期。2019年,战马能量维生素饮料销售额约13.3亿元。此外,华斌还推出了Vita可可椰子水、儿童饮料果北霜和挪威先进瓶装水品牌Voss。
谁来保护消费者的权益?
争议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尤其是对红牛的发展。中国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鹏指出,双方“互相掐”是一个相互损失的问题,尤其是对天思集团而言。“徐家不熟悉中国市场。虽然泰国天思拥有红牛的商标权,但它缺乏在中国独立运营和运营的能力。寻找新合作伙伴的成本非常高,不利于发展。”
2015年是红牛中国的亮点时刻。今年,红牛的销售额达到230.7亿元,创历史新高。商标纠纷爆发后,红牛销量持续下滑,2017年降至160亿元。
一些能量饮料“新贵”利用行业领头羊之间的内耗,纷纷抢购蛋糕。近年来,东鹏特种饮料、乐虎、奇力、机构能源等品牌纷纷崛起,乳品企业龙头伊利也在布局能源饮料市场。其中,增长最快的可以算是东鹏特产饮料。根据东鹏饮料今年4月的招股说明书,2017年至2019年,其能量饮料贡献的收入分别为27.35亿元、28.85亿元和40.03亿元。
目前,华滨与天思之间的恶性竞争已经形成。除了完成其他功能性饮料品牌的崛起外,还对消费者权益产生影响。《中国新闻周刊》走访了北京的多家超市和便利店,发现目前市场上有三种“红牛”饮料,分别是华斌的“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广州耀能饮料有限公司委托天思生产的“红牛阿纳吉饮料”,以及起源于泰国的天思公司生产的“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红牛维生素和阿涅吉有“蓝帽子”,是健康食品,而红牛风味饮料是普通饮料。然而,这三头“红牛”的名字不仅与外包装相似,而且价格也没什么不同。许多消费者称之为“愚蠢和困惑”。
北京普华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守保表示,三种“红牛”的成分存在差异。特别是“红牛维生素味饮料”不是健康食品,与其他两种饮料一起销售,难以保护消费者的知情权。“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消费者在购买服务和产品时有知情权。目前,这种商业行为混淆了产品的概念,消费者的知情权无法得到保护,损害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
2019年5月,泰国安华彬控股对红牛提起诉讼。华斌表示,泰国天思将红牛商标授权给广州耀能饮料有限公司,后者生产的红牛阿奈吉饮料“不仅使用红牛商标,而且其产品组成和包装装饰与红牛红牛饮料高度相似”。该银行严重侵犯了原告在中国独家生产和销售红牛饮料的权利,公司要求阿纳吉停止国内生产和销售,同时赔偿1000万元。目前,此案尚未判决。